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感冒竟致“手瘫” “黑科技”来救治

感冒竟致“手瘫” “黑科技”来救治

2019-02-18 12:41:52 千发生活网 宋健

“那你要怎样?总不至于要师兄亲自动手吧!” 凌空子不知杨立的底细,只是探查到杨立目前仅有凝神初阶的修为层级罢了,他难道真的经得住祥云大士的击打?这不是开玩笑吧!“报,不好了,不好了...赵......!”远处山寨入口高处大寨军帐之中一声噗通轻响,一位隋兵探子一个连滚带爬一声残报。因为是修炼淬体之法,杨立修炼的时候就没有动用元力,而是仅仅凭借肉身的强横,在各处海底坚硬物体上来回撞击。一时之间,海底之内回荡起人类修者怪异的声音。

周身十一条大脉紧密牵连,精气流淌其中,生生不息。最终,他们与筑基台连通,齐鸣之音轰然响彻潭底,似有神主低叹,道主唱和,每一寸肉身都在齐齐震荡,让姜遇的神识更加饱满,肉身金光璀璨,举手投足间,有一种难言的神韵流转期间。一名老者,身穿洁白羽衣,面色慈和,像是捻着一株仙草的神灵,从远处飘然而至。这绝对是一位巨擘,来头很大,仅仅是荡开修为,斩出一道白色圣光,就将宁千寻禁锢的天地打破了,只身潜入其中,迅速逼近姜遇。

  对河村十五年民间禁毒路

  图为2月13日,思阳镇华加村对河禁毒协会会长、民警、社区戒毒专干约谈在册吸毒人员李某。许玉荣 摄

  □ 本报记者  马艳

  □ 本报通讯员 王微 李宁东

  如今的广西上思县对河村显得分外安宁,少人出入。

  村口的七八株粗壮的柠檬树下,一排禁毒宣传专栏尤其醒目。“毒品一日不绝,禁毒一刻不止”“上思县禁毒人民战争成果展”“我国刑法关于毒品犯罪法律条文”,配以文图,赫然在目。围墙上,“手拉手远离毒品,心连心造福社会”等红字标语及彩色漫画,高过人头,十分醒目。它们就像无声的警钟,时刻在告诫村里的每一个人,不要忘记那一段毒品成灾的日子,要珍惜今天安康富足的幸福生活。

  “粉仔”吸毒一度猖獗

  对河村是上思县思阳镇华加村的一个自然村,300户1330多人,与县城仅一河之隔。

  15年前,也就是2004年,对河村吸毒的未成年人和青年人,在册登记的就超过30人。每天出入对河村的外地“粉仔”,最多时有30多人。吸毒和毒品零包“生意”一度猖獗。

  今年43岁村民阿见(化名)说,那时的白粉都是海洛因。阿见也沾过毒,差点上瘾。所幸父母把他赶去福建打工,堂堂正正成为一家公司老总的助手,并成家立业。阿见的哥哥也吸过毒,也被父母赶出村子,去了外省。他哥哥经多年不懈努力,终于成功戒毒,现也成家立业。

  “我哥45岁的人了,小孩还没上幼儿园呢,但总算挽回了正常人生。”阿见说。

  今年43岁的黄闪东是村里的能人,他经营酒店、建筑、休闲观光农业等多种产业。黄闪东说,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2004年,村里毒灾最甚。村头村尾,代销店旁,竹丛旁,荔枝树下,常常看到“粉仔”公开吸毒。

  那些年村里的治安很差,不说家禽,就是农具也不敢放在屋外,犁头都有人偷,因为铁可以卖点钱。对河村成为远近“闻名”的吸毒村。有不少订了婚的女青年,因为未婚夫是对河村人而悔婚退婚。

  禁毒人民战争打响

  毒品、“粉仔”为村里人所深恶痛绝。2006年,在当地党委、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多方协调和支持下,华加村的村干部,在外工作或退休回村的干部、教师组织协商成立禁毒协会,报县政府备案并制定了《禁毒公约》,成立领导小组,组织村民共同参与禁毒斗争,成为全广西第一个民间禁毒协会。第一任会长是现任的村党支部书记陆山,禁毒协会同时成立义务巡防队。

  陆山说,当时对河村拉起横幅,举行禁毒誓师大会,全村男女老少都签名、宣誓。

  对河村与县城连着一座100米长、两米多宽的木桥,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。巡防队一天24小时轮班。只要看到面生的,举止、面色疑似“粉仔”的,就电话报告派出所。

  今年47岁的村民老廖,15年前就主动报名参加对河护村巡逻队,白天摆摊卖猪肉,晚上值班站岗,没有一分钱补助却依旧坚持义务禁毒许多年,经他手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的涉毒分子就有20多人。他曾因为值守巡逻,险些被吸贩毒分子下毒手。

  有一年,吸贩毒分子恶意报复,深夜里,将木桥淋上汽油,点火烧桥,所幸派出所民警与巡逻队员们及时扑救,没有造成损失。面对这些恶意报复,对河村人没有退缩,反而展现出更强的全民禁毒的决心与毅力。

  当年在思阳镇派出所当民警、现任上思县禁毒办副主任的刘怀德说:“群众真的恨透了毒品和‘粉仔’。他们自发动员起来护村,在各级党委、政府的努力下,真正打响了一场禁毒人民战争。”

  合力禁毒成就首富村

  15年间,禁毒协会会员与村民坚持守候在村口桥头,围堵、规劝、扭送吸、贩毒者;每年“五四青年节”“6?26国际禁毒日”等重大节日举办禁毒文艺晚会、比赛、聚餐;会员上门与家属共同做吸毒成瘾人员的思想工作、解决低保或就业问题;协助禁毒办开展各种宣传活动。

  为了进一步巩固禁毒成果,在上思县公安机关和对河屯禁毒协会的争取下,上思县政府先后投入建设资金50多万元,扶持对河屯禁毒协会的建设,还扶持创建了对河屯禁毒协会禁毒预防教育示范基地,主要开展对禁毒协会骨干的业务培训工作,同时基地培训村民达1600多人,并惠及附近的明江小学和周边村民。

  从2007年开始,作为村禁毒活动的总协调,黄闪东发起了一年一度的禁毒大会。这是一场集餐会、禁毒法治宣传、互动交流、文娱活动的大会,县委政法委、县禁毒委、县公安局有关领导和乡镇领导、村干部年年到会。参加大会的村民根据自愿原则,每人交20元餐费,餐费大头由村里的大小老板出资赞助。大会每年5月18日举办,最多时聚餐要开近50桌,近500人参加。

  村民合力禁毒后,对河村村容村貌大变样。全村260多户干了个体户,有做猪肉生意的,有做建筑的,有做工程施工的……因为土质得天独厚,对河村的萝卜干、糯玉米远近闻名。对河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楼房,小轿车有约60辆,另有农用车、卡车40多辆,施工勾机10多台,现在,对河村成为上思县最富裕的一个自然村。

“是,大公子!”如果他被杀死在这里,那罗凡为什么要杀他的理由很重要么?就不重要了!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,一个内门弟子和罗家为难!

  《妻子的浪漫旅行2》昨上线,章子怡带着汪峰秀恩爱,粉丝却吵翻了天因为在影视圈,“电影→电视→综艺”的鄙视链由来已久

  出演夫妻真人秀,会毁了“国际章”吗

  节目中的章子怡和汪峰。

  章子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活真人秀,千呼万唤始出来。

  昨天中午,夫妻观察治愈节目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第二季在芒果TV上线。虽然是先导片,干货还不够,但章子怡携汪峰上节目,连女儿醒醒也出镜了,自然吸引了不少眼球。

  而在节目外,关于章子怡要不要上这档综艺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。甚至有她的资深粉丝宣布脱粉,只因为不想看见“国际章”沦为“综艺咖”。

  对章子怡来说,这并不是一道非此即彼的单选题。

  《妻子的浪漫旅行2》阵容和第一季有所改变,团长谢娜之外,团员章子怡、袁咏仪、包文婧、张嘉倪组成全新妻子团。

  昨天上线的先导片中,正式揭开四对夫妇的甜蜜瞬间:章子怡汪峰餐厅浪漫约会,“仙靓”夫妇沙滩烧烤,张嘉倪买超甜蜜试婚纱,包文婧包贝尔回到老房子吃挂面。

  其实,章子怡上这档节目之前就闹出过一段“脱粉”风波。

  一位2006年就加入“怡路相随”论坛的章子怡资深粉丝认为,她不应该上综艺,而应该继续保持神秘做演电影的“国际章”,“总结这几年的心路历程,就是看一个人从电影演员变成电视剧演员,最后变成综艺咖的过程。粉明星很多时候是自己有些想法的投射,是冥冥中有一种磁场在吸引你……如果一个明星让我觉得我们完全是两路人,不匹配,就到此为止吧”。

  也有许多其他粉丝认为,比起柴米油盐的生活,他们更想看到大银幕上的“玉娇龙”和“宫二”,希望章子怡能沉下心来打磨电影作品。

  事实上,在影视圈,电影-电视-综艺的鄙视链由来已久。而“综艺毁演员”更像是一条魔咒。《极限挑战》之后,你再看孙红雷演任何角色都会发笑。而邓超也需要非常拼命,才能在影视作品中剥离他跑男“伐木累”的影子。

  “电影咖”“国际章”,一直都是章子怡身上的光环。即便个人生活几经沉浮,从“泼墨门”“诈捐门”中走出来的章子怡,迎来了人生巅峰“宫二”。而这样的章子怡,在《演员的诞生》中分分钟黑脸,教新人演戏也是有说服力的。

  然而,《演员的诞生》常有,《一代宗师》不常有。作为明星,需要曝光度和收入。而章子怡结婚、生女,也迎来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。

  对于粉丝的“苦口婆心”,章子怡本人发微博回应说,自从为人妻为人母后,她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,所以观众可以在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中看到一个真实的章子怡:“这两个全新的身份让我充满了好奇心,我努力学习和探索着,就像20年前第一次站在摄像机前的演员章子怡。这并无两样,需要你全部的爱,需要你说我愿意!“

  首期节目中,章子怡汪峰重回初次约会地点,彼此真挚告白并甜蜜亲吻。

  播后,网友的观点也各异。有人仍不喜欢看她和汪峰秀恩爱,觉得这一对的相处模式很生硬,缺乏综艺效果。也有人认为这样的章子怡散发着母性的光辉,很温暖很接地气。更有人被肉嘟嘟的醒醒萌哭。

  可以说,这张“地气牌”,目前看来中规中矩,不好不坏。仅从热搜上来说,章子怡汪峰的热度,还是没赶上情人节得子的袁弘张歆艺夫妇,以及发声道歉的翟天临。

  但对于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章子怡来说,高级感还是综艺感,也许并不是一道单选题。

  节目的水花没有意想中大?她并不着急,反而和汪峰在微博上互飙了一场土味情话:

  章子怡:“对你爱的人大声说:‘别掉到外面啦!’”

  汪峰:“你早就掉进了我心里。你知道我的银行密码就能行啦!”

  庄小蕾

“报...报上名来!?”崤山,山涧幽幽,一条摇摇而上的罕见的大道之上,一位小妖见独远,清风宝剑收鞘而落,身侧沈月柔,冰玉此刻也是凌空而落,当下略显结巴道。“轰,轰...轰!”四下顿时驰风而动,幽谷山涧四周剑气肆虐,无数的草木石怪,粉身碎骨,炸裂无形。显然这也是初始,其他妖众,灵性直觉感知之下纷纷就定一虚,消失而去,惊吓之妖之怪惊悚而顿,吓死原型就地沦为山景。眨眼之间,其已是前行了二三十米之远,快速移动的身形随即戛然而止,而在其原先所在的位置,赤焰烈火冲天而起,炽热白光万丈光芒,跳爆石弹爆裂四方,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,响彻天地之间。

原标题:感冒竟致“手瘫” “黑科技”来救治